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侨史夜话
【历史钩沉】逐寇卫国 扬威边陲 —临沧傣族罕氏土司守土卫边纪实
作者:罕燕 来源:云南省文联 日期:2018-05-07 14:14:06 浏览:

云南临沧傣族罕氏土司,主要指元、明、清、中华民国到 1950 年中国共产党建立人民政权期间,先后在今临沧地区存在的罕氏家族统治的几个傣族封建领主制政权,主要为孟定土司、耿马土司、勐角董土司和勐勐土司。在 600 多年的历史发展长河中,世界风云变幻,边境一带不时有强邻侵入,夺土袭民。

历代封建王朝在罕氏土司统治区域均无国家军事机构设置或军队驻防戍边,面对外敌入侵,主要依靠土司组织辖区军民抗击,有时土司也服从国家征调配合军队作战。


氏土司世受朝廷册封,无论中央政权如何兴衰更替,始终认为自己是中国的臣民,守土有责。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在长期的统治中,与地方腐败政治的博弈和矛盾冲突不断,辖区民族间械斗仇杀有之,但当外敌入侵时,罕氏土司体现了高度的国家认同和民族认同意识,坚定站在维护中华民族大局的立场,经受了历史风云变幻的考验。

在守疆卫国的斗争中,罕氏土司身先士卒、义无反顾、抛洒热血,涌现出许多英雄儿女,创造了可歌可泣的英雄事绩,成为保卫祖国西南边疆的一支重要力量。

一、抗缅有功  受印抚边

自 13 世纪末至 19 世纪中叶,中国西南地区遭受缅甸蒲甘、洞吾(或称“东吁”)、木梳等奴隶制政权的9 次入侵。1515 年,莽氏洞吾王朝崛起,多次侵扰木邦、孟密、干崖、盏达、南甸、芒市等地,并渡滚弄江进犯耿马、孟定、镇康、顺宁等地,沿途烧杀劫掠,破坏严重。1767 年,木梳王朝派军袭扰孟连、耿马、孟定,烧杀抢掠,损毁严重。

1583 年,缅甸木梳王率军进犯滇西南边境地区,朝廷急派闽广参将邓子龙赴滇抗缅。在邓子龙率军抗击缅军、收复西南失地的战斗中,耿马土目罕荩忠带儿子罕闷坎、罕闷金率耿马兵练积极参战,出谋献策,冲锋陷阵,奋勇杀敌。在作战中,罕闷坎施退兵之计引敌入围,一举打败缅兵,立下战功。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 年),朝廷析孟定府置耿马安抚司,赐“世袭云南耿马宣抚司”印,委任罕荩忠长子罕闷坎为安抚使,由此开启了罕氏在耿马受朝廷册封的历史,耿马土司成为边徼十八土司之一。

至今,当地民间传诵着女英雄召足·西袜里英勇抗击缅兵入侵的事迹。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因应袭土司罕闷摆年幼,耿马宣抚司召足印太西袜里抚孤代政。缅甸洞吾王朝派兵进犯耿马,西袜里女扮男装,亲率土司府亲兵和土练迎战,以大寨佤兵为先锋,扎营董康,派兵出击,首战得胜。缅兵又大量增援再战,仍被耿马兵练打得节节败退。决战中,西袜里的战袍被大风吹起,露出脚环装饰,缅军见对方主将为女子,士气大振,四面夹攻,耿马军队大败,她身负重伤,在勐库的蛮烈自刎身亡,享年 76 岁。人们为纪念她,在勐永立有祠堂,将其供奉为武神。

二、抗英护矿  勘界立功

1863 年,英国派人到德宏地区进行阴谋活动。1865 年,法国派遣探险队进入西双版纳等地。 1886 年,英缅殖民当局两次派武装人员厄廖特、赫布德、布莱特等 100 余人进入沧源境内,遭到班洪、班老等地佤族人民的坚决反对。从此,英法帝国主义通过调查、勘测、划界、武力、收买、欺骗等手段,不断蚕食我国领土。英缅殖民当局以优厚条件拉拢中国西南边境的土司,鼓励其背离中国,对不愿依附的土司则实行武力打击。

1899 年 12 月至1900 年 4 月,中英第一次会勘滇缅南段未定界。迤南道台陈灿鉴于罕华基“对于沿边各夷界众素有威望”,“调为前驱”。①耿马土司罕华基、勐角董土司罕华相与孟定土司罕忠兴、弄阁太爷罕定国一同作为中方证人,慷慨陈词,陈述中缅边界的历史与现状,为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发挥了重要作用。

20 世纪 30 年代,一些英、美籍人员到耿马、孟定等地调查、测绘、拍照,并试图拉拢罕氏土司。“民 20 ~ 21 年经常有英国人和美国人到耿马来找罕土司,谈些什么没人知道,但经常见他们在耿马附近照相。”②外国势力还企图通过传教方式侵略我国西南边疆,孟定、耿马一带的傣族人民根本不理传教士,使传教士不敢进入傣族村寨。1933 年,英军入侵户板、班弄等地,虽然当地头人被收买附英,但傣族人民对侵略者持排斥态度。

1934 年 3 月 18 日,英帝国主义者武力入侵班洪、班老地区,强占炉房银矿区,激起佤、傣等边疆各族人民的英勇抗击,史称“班洪事件”。罕氏土司积极参加这场伟大的反帝爱国斗争,在侦查和传递情报、支持作战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③

1933 年 12 月 14 日,英国殖民当局在班弄开秘密会议;19 日,英兵 2000 余人携带工具和武器,在班弄江边修路架桥,意图进占班洪等地。获知这一情报,勐角董土司罕华相立即上报区长彭和生。 1934 年 1 月 12 日,第二殖边督办杨益谦将此情报电呈云南省政府,“一面转饬罕土司迅派得力人员驰往班弄,设法侦查英人进兵实况,飞报来署。”④2月,镇康县长纳汝珍“又分令孟定、耿马土司加调土团防守班洪交界要口,遥为声援。”⑤

班洪事件爆发后,勐角董土司罕华相派属官张万美带着一批人员和大米、弹药等物资支援班洪,张被班洪王胡玉山委派为副官,积极为佤王四处求援,报告事件真相,收集情报,联络各部落王和土司官共同抗敌。罕富民还代表父亲罕华相到班洪慰问。孟定土司罕中兴、耿马土司罕富廷分别向镇康县政府、顺宁县政府及时报告班洪战况,请求救援。

在班洪抗英斗争中,边疆各族人民为团结御敌,自发组成了“西南边防民众义勇军”,耿马、孟定、双江、沧源等罕氏土司统治区的人民积极参加。义勇军由汉、傣、拉祜、佤、彝、布朗等各族人民组成,共计 1400 多人,其中,汉、傣各 500 多人,佤、拉祜各百人,其他民族各数十人不等。⑥仅孟定一地,土司代办召经竹和太爷罕思禄(罕定国之子)就率孟定傣族群众 200 多人参加抗英斗争。⑦

到 5 月 15 日止,在英军机枪、山炮等优势武器和兵力的多次进攻下,班老村寨被毁,佤族武装伤亡惨重,班洪王胡玉山被迫派人向孟定、耿马、勐角董土司和镇康、澜沧县政府送“信物加鸡毛火炭”紧急求援。勐角董土司罕华相接到通知后,5月 20、21 日两次派人到驻扎上允的“西南边防民众义勇军”求援。5 月 25 日,义勇军总指挥李占贤到达班洪,并在罕华相派来的使者罕华清、冯振清 2 人陪同下面见班洪王。孟定土司罕中兴派召金足、罕世明率傣兵驰援,配合班洪佤兵抗英,并提供粮食等物品。从 5 月 30 日到 6 月 9 日,义勇军与当地佤族同胞英勇作战,激战丫口寨、炉房等地,并取得击落敌直升飞机1架的战绩,收复上下班老、炉房、新寨、湖广寨、老厂等地,班洪抗英战斗胜利结束,坚定了各族人民反抗外敌侵略的信心,粉碎了英国殖民者武力侵占阿佤山的梦想。⑧由于中方碍于外交压力,义勇军未能得到政府当局的支持和援助,被迫于 11 月撤回内地,炉房等地又被英军侵占,但英军已不敢肆意妄为。

1935 年 2 月 25 日,阿佤山各部落王代表困塞、堪别、谦信、赵星寿一行 4 人携带中国政府颁发的印信等证据到达昆明,向云南当局报告班洪事件真相和阿佤山区各族人民的爱国决心。3 月 9 日,勐角董土司罕华相携子罕富民等 3 人、塔亭王女婿、随从一行共 10 余人到达昆明,与之前到达的各部落王代表同住宝善街长泰丰旅店,拟共同晋谒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报告一切,并请示机宜云”,商讨边防大计。《新滇报》记者“以罕氏为十司中之最进步者,且对边务曾有相当贡献。”特于 3月 11 日晚到旅店专访罕华相“询问一切”,留下了珍贵的记录:“罕氏相貌魁伟,无嗜好,年虽半百,而精神仍健旺,人极和蔼,音调似摆夷,盖亦土著民族也。据云,耿马一带罕姓土司皆系来自干崖(腾冲县外五土司地之一),言语流利文雅,其识见尚不落后。身着黑色短衣,面色红黑,与吾侪中之健康者无异……罕氏此次携其三子来省,意欲留之在省求学,足见其识见之远大。又据缅宁因报告边务来省之绅士杨嘉亭君言,罕氏于前清刘、陈两员调查边务之役,曾任随员,担任向导,与李督办曰垓亦有交谊,葫芦王地各王对彼甚有信仰,诚边地之柱石。”⑨

1935 年底,中英第二次会勘滇缅南段未定界,罕定国再次作为中方证人参加中方勘界委员会工作,虽已年届七旬,仍然随同勘界人员翻山越岭,日夜奔波操劳,到南大、户算、滚弄、阿佤山等地,讲述土司受中央王朝册封的历史沿革和管辖范围,“他怎么说,勘委们听他的就怎么做,都按罕定国说的划地界了,勘委们都称他为老公。”⑩罕定国还向中方勘界委员方国瑜口译《思氏谱牒》。1935年 12 月,中英滇缅勘界委员会调耿马土司罕富廷到南大参加中英滇缅南段边界勘测委员会会议,并到户算等地参与勘界。罕华相、罕富民父子作为中方证人多次到会作证。罕富民代表父亲前往户算,参加了勐梭段的会勘工作,为滚弄江以北归属中国版图做了大量工作。罕氏土司历数罕氏土司先辈守土安民的事实,准确陈述家族历史和管辖界限,提供相关封册、印信等证据,力争滚弄江以北地区划归中方,为维护国家利益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后,罕氏土司又多次参与阿佤山等地的勘界活动。

1936 年 1 月 27日中英勘测中缅南段未定界时,耿马司署师爷丁二朗勐随同罕富廷前往,用傣那文记录了瑞士籍中立国委员兼中英勘界委员会主席伊士林上校与罕富廷的谈话内容,全文 3000 余字,文献主要内容为:⑪

傣历萨嘎列 1298 年(1936 年)4 月 4 日,中立委员问罕富廷,主要内容有:一、罕富廷的姓名、年龄、婚姻状况、兄弟及排行,接长兄袭土司职位情况;二、祖父罕荣升、父亲罕华基、大哥罕富国及五弟罕富廷承袭和朝廷、民国封委的过程;三、向皇帝呈报公事(亲供册),叙述罕氏家谱,从罕谢到罕华基;四、耿马宣抚司的历史沿革及皇帝赏赐一顶花翎帽,讲述帮助朝廷,派团练平定地方保卫疆土等功绩;五、近代耿马土司管辖的疆域四至地界,勐角董划归镇边厅管理的原因及经过;六、耿马管辖阿佤山绍兴部落的历史沿革,封委绍兴为法足勐(印官),封委时绍兴送谢情信一封,银200 两,鸦片烟 12 甩(约 48 市斤),每年向耿马纳贡赋大米 5 卓(约 2500 市斤),银200 两,以及绍兴地方的疆域四至界线;七、芒海、混马两地原属耿马管辖,后来划归勐岭、孟连管辖的过程;八、阿佤山其他 5 个部落,即绍帕、佤暖、佤莫、佤冷、塔挺,⑫各个部落的疆域四至界线,村寨数目及村寨名称;九、耿马封委阿佤山 6 个部落首领的官衔是:绍兴首领为“法足勐”(总管印官)。绍帕头目为办勐官,现任当 17 年,年龄 45 岁。佤暖头目为放勐官,现任当 7 年。佤莫头目为办勐官,现任当 6 年。佤冷头目为办勐官,现任当 8 年。塔挺头目为金勐官,现任当 17 年。

班洪事件后举行的多次中英滇缅南段未定界会勘活动形成的“1941 年线”,成为 1960 年 10月 1 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边界条约》的基础。

抗战胜利后,英国殖民者返回缅甸,继续蚕食中国西南边境,积极为中英滇缅勘界作准备,不仅“大量残杀亲我政府人员”,⑬ 还于 1948 年召开木邦土司会议,拉拢边疆各土司,但耿马土司“竭诚拥护政府,国家观念亦深,并未参加木邦土司会议”。⑭罕氏土司高度的国家认同意识,赢得了边疆爱国民族头人的信任。1948 年 1 月,绍信、绍怕等地的民族头人听说中英会堪界务即将举行,公推将到南京参加国民大会的罕富廷代表他们向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表达“恳请仍归祖国”的强烈愿望。⑮

1960 年中缅勘界期间,罕富民作为滇缅南段边界中方证人,跟随周恩来总理勘察中缅边界。他利用在中缅边境地带的亲属关系和影响,使谈判在和睦友好的气氛中进行,把原属勐角董土司边区的新地方(勐茅)划归缅甸,把“1941 年线”归属缅甸的班洪、班老部分地区划归中国,为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彻底解决中缅边界问题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英勇抗日 成名远扬

抗战时期,罕氏土司区成为西南前哨,滇缅铁路等国防工程大量兴修,驻军和人员大量增加,粮食供应和物资运输压力空前巨大。罕氏土司义无反顾,在领导、组织民众支援抗战和参加作战中作出了重大贡献。一系列的壮举,成为罕氏土司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滇缅铁路耿马至孟定段约 135 公里。1938 年12 月 1 日,在滇缅铁路勘测阶段,耿马宣抚司发布通令:“查修筑滇缅国道为当今最要政务……故凡属国民,均宜竭力补助。”并特派头目俸起俊前往测量队员驻地“补助一切兼保卫安全”。“通令本司所属各地,如该头目须派拨壮丁保卫时,该地首人须竭力派遣,不得敷衍搪塞,致碍要政,切切。此令滇缅铁道所经本司各地首人遵照。”⑯耿马、孟定段铁路,全部经过少数民族地区,占地、占道或占用“风水”林地之事时有发生,罕氏土司利用威望和社会关系,帮助工程人员做了大量的协调工作,没有引起大的纠纷,保证了工程的顺利进行。“耿马土司罕富廷和孟定土司罕万贤,不仅各捐款 100 万元和 200 万元作修路费用,还分别担任了民工大队长,帮助调集傣族民工 6000 余人上阵……”⑰

与滇缅铁路同时修建的还有从中缅边境的清水河到云县勐赖坝的 250 公里的滇缅铁路附属汽车便道、勐撒机场和机场附属公路,工程浩大。孟定、耿马土司区主要负责两条便道和机场的修建。孟定土司辖区内由罕万贤、罕世禄指挥;耿马土司辖区内由罕富廷、罕富春负责。两区土司分别带领大小头人和监工,抽调 6000 余民工按勘测设计路线抢修。勐角董土司罕富民积极协助岳父罕富廷派工修路和征粮供应。1941 年 5 月动工挖修便道。经过日夜抢修,11 月便道修通勐撒机场,次年 4 月修通勐永,汽车通过万年桩到达勐赖。勐撒机场由罕富廷派勐撒镇长南文相指挥,大兴、岩榴、翁达、空匹和勐撒各村寨每户出工 30 个,用于割草和填挖跑道。1943 年 6 月修建,9 月完成。

1942 年 5 月,日寇侵入滇西,直接威胁中国西南边境,滇缅铁路被迫中断。

1942 年 6 月 14 日,云贵监察使李根源发表《告滇西父老书》,指出“云南已成战区,滇西即是前线。保卫大云南,须先保卫滇西!”并将该书抄写数十份派人送往各土司署。在李根源建议下,8 月1 日,蒋介石发表致滇西各土司通电,该电以第 11集团军总司令部名义转发。8 月11 日,外交部专员尹明德代表李根源、宋希濂携第 11 集团军电文和委任状等到各土司区发动抗战。罕富廷、罕万贤当即复电表示:“日寇侵我,凡属国民,莫不发指!裕卿(罕富廷又名罕裕卿)、万贤守土有责,杀敌御侮,自当竭力以赴。”⑱勐角董土司罕富民复电: “奉读钧电,敬悉钧座莅临保山,凡我边民,莫不向往。职司获在管辖之下,从事抗战,葛胜欣幸,拟当亲赴钧辕,敬承剀教。特此电呈。”⑲

1942 年 8 月,耿马、孟定、沧源抗日武装自卫支队组成,第 11 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任命罕富廷为“耿沧抗日自卫支队”司令,司令部设在耿马,下辖三个大队:耿马为第 1 大队,兵力 250 人,罕富廷兼任大队长;沧源为第 2 大队,兵力 150 人,勐角董土司罕富民任大队长;孟定为第 3 大队,兵力 150 人,罕万贤任大队长。此外,辖 1 个特务连,兵力 100 人,副司令张振武兼任连长。军事装备由地方自筹,任务是打击从缅甸东北向滇缅铁路沿线窜犯的日伪军。

1942 年 5 月,日寇占领缅甸,即开始策划从滇缅铁路沿线的孟定等地入侵中国。6 月 30 日,日寇从户板入侵孟定,渡南捧河时遭到耿马、孟定地方武装和中国军队打击而撤回。1942 年 9 月 7 日,驻滚弄的日寇侵入南伞镇,烧毁海关和老街,沿途所有铺面及民房都付之一炬,“凡该敌所到之处,派粮米、派猪牛、派夫役,沿途蹂躏,凄惨万状”。⑳其中一路窜入孟定镇所属之大水井、山头寨,该敌在山头寨时,勒令民众修复滇缅铁路结束时破坏的公路,企图沿公路深入云南。1943 年 2 月 24 日,日伪军2000 余人经下坝、滚乃进入,强占孟定,“奸淫烧杀,死亡军民念余人,焚毁房屋 30 余所,积谷及征实征购米谷完全被焚,财物掳掠一空。”21孟定司署和街子、波乃、波广、芒掌、沙坝、允坎等地的佛寺和村寨被焚毁。在日寇第二次入侵中,当地新爷保长等积极组织民众运送给养和伤员,耿沧抗日支队配合驻军与敌激战,敌死伤 200 多人。

耿沧抗日支队转战耿马、孟定、沧源,配合驻军与敌正面作战 5 次,粉碎了日寇从孟定沿边地区入侵的企图。

1943 年 5 月,沧源支队改编入佧佤山抗日游击队,罕富民任该队第 4 大队大队长,兵力 200 人,转战新地方、绍信、绍帕等地及永和、拢耐一带,为打击日寇、传递情报、组织钱粮支持作战做了大量工作。罕富民还随父亲罕华相参加了阿佤山头人大会。会上,佤、傣民族兄弟表示一定要团结抗日,与阿佤山共存亡。

由于罕氏土司在修建滇缅铁路、组织民众抗战等方面的突出贡献,1943 年 6 月,罕富廷、罕万贤奉命赴渝晋见国民政府首脑,并向国民政府捐献国币、滇币等抗日救国金200 万元,折合 100 万银元。6 月 18 日,香港《大公报》以“滇西南两土司罕裕卿等抵大理,将来渝展觐并献金”为题作了报道。在重庆,罕氏土司受到蒋介石的召见和嘉奖,授予罕富廷“中正匕首”和少将衔;授予罕万贤鹅绒军毯、将军服和“霓绥龙江”条幅。

虽然土司区“重兵驻扎,物价高涨,米贵如金”, 1943 年 12 月,罕万贤一次拨付军粮 2 万斤作为 98团军粮。22

抗战时期,罕氏土司区各族优秀儿女积极投身全民抗战伟业,节衣缩食捐献钱粮,血洒疆场,兴修军事工程,奔走在运输线上,为保卫祖国西南门户作出了突出贡献。


注  释:

①马傣学会:《耿马傣学研究》,2010 年第1 期第 50 页《罕华基墓志》。

②中央访问团第二分团编:《云南民族情况汇集草稿保山之十二耿马情况调查》,1951 年 2 月,第2页。

③⑥⑧段世琳:《傣族爱国英雄张万美》,云南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云南文史集粹(九),云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 106 页;一说为“2 月10日”,疑为阴历,见云南省档案馆《云南档案史料》 1993年第2期(总第40期)第31页、第163~164页。

④⑤《班洪事件档案史料选编》,云南省档案馆:《云南档案史料》1993 年第 2 期(总第 40 期)第 30~31页。

⑦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一《临沧地区傣族社会历史调查》,云南人民出版社,1986 年,第18 页。

⑨《新滇报》1935 年 3 月 13、14 日。

 ⑩杨铸:《耿马土司历史译稿》,临沧日报社出版,2005 年,第 68 页。

⑪尹绍亭、唐立主编:《中国云南耿马傣文古

籍编目》,云南民族出版社,2005 年,第 25 ~ 26 页。

⑫佤、傣等民族地区地名因译音和用词关系,汉译地名略有不同,如绍兴-绍信、绍帕-绍怕、佤冷-完冷、塔挺-塔亭等等。

⑬⑭⑮ 云南省档案馆1011~8~307~107~131, 1011~8~4~192,1011~8~4~12~14。

⑯耿马县档案馆馆藏档案。

⑰彭荆风:《滇缅铁路祭》。

22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军事志编纂委员会:《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军事志》,2010 年,第121~122 页。

⑲ 杨毓骧:《滇西抗日中主战的李根源》,沈家明:《李根源纪念文集》,云南美术出版社,2005年,第 114 页。

21云南省档案馆编:《日军侵华罪行实录·云南部分》,云南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442页,“念” 同“廿”,即二十。

上一篇: 侨 联 六 十 年
下一篇: 【历史钩沉】辛亥革命与缅甸华侨

友情链接

侨联简介| 公告公示| 相关文件| 联系电话| 文件通知| 投诉建议|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